行业痛点明显,聚焦医疗线上消费制度突破

——

打印本文             

医疗行业的痛点明显。虽然医疗健康产业通过几十年的发展取得了空前的成就,但是我国医疗体系存在的很多问题仍让我们难以忽视:

(1)就医院而言,三甲等大医院病患集中,处于超负荷运行状态,而非三甲医院缺乏优秀医生资源,缺少病患资源,医疗资源存在浪费,运行效率不高,这种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基层医疗水平及体系建设不完善的问题短时间内无法得到解决。

(2)就医生而言,低年资医生工作量大,而收入低;高年资医生病患不匹配,缺少匹配的疑难杂症病患。

(3)就用户而言,看病难、看病贵和用户体验差是突出痛点,过高的医疗支出正在影响着家庭的生活质量甚至影响到企业的正常运转,种种原因导致医患矛盾越来越严重等等。医疗行业的痛点,为医疗信息化的产业发展带来了新机遇。

医疗信息化企业可以结合医改、药改,通过分级诊疗、远程医疗、预约诊疗、简历临床信息系统(CIS)、医保智能审核结算系统、大数据+医疗等产品,缓解医疗领域的痛点,而这也为医疗信息化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

细数近年来我国医疗改革中关于医疗信息化方面的内容,我们可以发现政策关注的重点从最初的以医院为中心的医院数字化建设,逐步向以病人临床为中心的CIS系统建设和区域信息化建设过渡,而最近两年医疗大数据和互联网医疗成为国家医疗改革的重点和大力发展的方向。

而聚焦本轮的“互联网+”建设与“区域平台”建设具体政策指导方向,“健康中国2030”战略定位起始于2016年,自上而下看,“医疗互联网+”的配套落实文件便不断落地。

为促进和规范全国医院信息化建设,明确医院信息化建设的基本内容和建设要求,国家研究制定了《全国医院信息化建设标准与规范》。

针对目前医院信息化建设现状,着眼未来5-10年全国医院信息化应用发展要求,针对二级医院、三级乙等医院和三级甲等医院的临床业务、医院管理等工作,覆盖医院信息化建设的主要业务和建设要求,从软硬件建设、安全保障、新兴技术应用等方面严格规范了医院信息化建设的主要内容和要求,这将为医院内部信息化市场的稳步扩大带来持续驱动力。

2016年我国三级医院基本达到HIS全覆盖,而二级及以下也基本达到80%覆盖,大中型医院的信息化建设中心已逐步由HIS转至以病人和临床为中心的数字化医院建设,将对PACS系统和电子病历系统、移动医疗的搭建和应用进行重点投资,中小型医院也将逐渐启动CIS部署。

院内信息化建设聚焦医联体,院外信息化建设关注线上消费模式

传统HIS市场趋于稳定。医疗信息化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初步建成HIS、EMR、PACS等信息系统,主要集中于结算收费的医疗软件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多数公司都能提供HIS类产品和服务。

医院临床信息系统(CIS)建设将向更细化的方向演进,以病人管理为核心、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患者安全,基于电子病历的临床信息系统将成为市场的热点。

在分级诊疗的推动下,为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在线医疗信息化建设将迎来建设高峰。

大医院有面向基层的动力,通过对核心诊疗流程的管控来支持远程医疗、互联网医疗等新兴医疗模式,保证融合院内外的医疗流程,合力提升诊疗水平并保障医疗质量。

实现区域医疗资源的优化配置,未来区域医疗卫生信息平台建设将会处于高速增长期。

具体而言,我们判断在线医疗信息化建设从2C方式看主要分为移动互联和传统互联两个维度。

而不同于一般行业,由于医疗资源的稀缺,因此供给侧对于流量的主导远胜于一般的平台(如搜索和社交等),因此头部的顶级医院和区域医疗平台有望同时主导移动互联和传统互联平台的建设与并拥有数据与流量的支配权;而移动互联巨头长期看,其竞争优势将主要集中在非头部医院等,并拥有流量和数据的商业变现权。

而具体到在线建设阶段的变现空间与具体的受益群体,主要分为传统信息化企业和巨头云商,我们判断传统医疗信息化服务商将主要受益于头部医疗机构与中大型区域医疗在线平台的建设项目,且收入方式将逐步向SaaS化进展;而对于非头部医疗机构,传统信息化企业的SaaS化在线服务可能将会结合云商巨头的IaaS联合推广,但收费水平整体较低,但数据变现可能较大。

而对于云商巨头,在面对头部医疗机构,将主要受益于提供的潜在IaaS层支持和支付接口服务;对于非头部医疗机构,巨头云商的主要受益方式将来自于IaaS层的收入与潜在数据运营,我们判断这部分的数据运营收入占比应该高于传统信息化服务商。

对于医院的在线入口实际案例看,我们以北京和上海头部医院为例,如协和医院和仁济医院,其传统互联和移动互联的信息化承接方均是第三方定制化服务机构或者医院自主开发;而从区域平台的案例来看,我们以上海市或者中山市的市平台为例,传统互联+移动互联入口以PPP方式承包给专业化医疗信息化服务商。

我们认为,在头部医疗机构的线上建设项目,专业化信息化服务机构的竞争优势有助于公司获得这部分增量业务。

而对于这部分增量业务的潜在空间,在不考虑数据运营的创新商业模式下,仅就医院的信息化项目而言,我们判断行业的整体空间超过23亿元,其中,头部医院机构的线上建设年化空间接近3亿元,而非头部市场空间接近2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数据变现的巨大空间可能主要集中于非头部医院。

对于数据变现,首先最明确受益的企业应当是巨头云商。而关键的受益前提是获得数据接口平台的运营权。

短期看,我们判断医药电商是最为明确的变现方向,其中,阿里健康、京东、平安好医生等平台的变现方式基本一致,盈利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供应链或者流量成本。但变现核心本质来自于电商的三方佣金贡献或者自营收入贡献。

中长期看,随着电子病历与健康档案数据的全面上线,患者在病前诊断和重复问诊的就医模式将出现明确的数据服务可能,从而产生潜在的数据变现可能。

我们认为,在以大型医院为核心,医联体为主要分流渠道的基础上,医疗大数据将在2019-2020年出现明确的商业变现落地可能,而未来医疗数据公司的主要服务将仍是是医疗机构,其次是政府和社保机构、医生等。


上一篇医生信息化需求雏形初现,在线医疗消费模式值得关注
下一篇打造“互联网+”诉讼服务 信息化应用效果卓著
Powered by CmsEasy